第七频道

探索创新和消费
有料有趣的创业交流平台

奥巴马发布攻克癌症的“登月计划”,志在5年内取得重大突破

奥巴马发布攻克癌症的“登月计划”,志在5年内取得重大突破

本文为奇点原创文章

 

美国时间1月12号晚上,奥巴马发表了任内最后一次国情咨文。在上次国情咨文的时候他提出了鼓励发展“精准医疗”, 因为当前医疗护理的有效性远不及人们的预期。今年的国情咨文中,他提出“登月计划”,不是上天那个登月,而是一项寻找癌症治愈疗法的“登月计划”。

 

展开攻克癌症的“登月计划”

 

奥巴马称,美国应当驾驭创新,而非害怕创新。他提出,要展开攻克癌症的“登月计划”,并由副总统Joseph R. Biden Jr.牵头。2015年5月30日,拜登发表一份声明称,他的儿子Beau Biden因脑癌医治无效死亡,年仅46岁。路透社还报道说奥巴马曾表示要借钱给拜登,拜登想过要卖房子以筹资给儿子治疗。

 

征服癌症这事儿早在1971年的时候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就提出过,并签署了《国家癌症法》(National Cancer Act),还拨款150万美元用于癌症研究和扩大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NIC)的职责范围。这次拜登的计划也是像实现当年登月计划那样的意志、资金和整体规划来推动癌症研究的治疗和发展。

 

奥巴马的母亲也因为卵巢癌在1995年去世。在2008年总统大选中,奥巴马和拜登发表癌症抗击计划:未来5年内将联邦政府用于癌症的基金增加一倍,同时与国会合作增加FDA的经费。2009年,已经是总统的奥巴马在当年经济刺激计划中,为NIH拨款100亿美元,绝大部分是用于美国的癌症研究。他俩可谓是坚持不懈地推动癌症研究了。

 

拜登在1月13号的讲话中说:

 

“……我知道一些研究和治疗方法取得了非常大的突破。仅在过去4年里,就已经看到了惊人的进展。在过去几个月中,我见过差不多200名世界癌症界顶尖的医生、研究人员和慈善人士。”

 

拜登承诺会增加资源以治疗癌症,通过财政拨款、企业投资和个人资助等方式增加癌症研究资金的投入,还有增加适合参与临床试验的癌症患者数量,现在只有5%的癌症患者参与到临床试验中。他的目标是使攻克癌症的进度翻番,在5年内取得本来用10年来完成的进展。

 

拜登.jpg

 

不过具体的细节仍然没有公布,拜登说:

 

“在接下来的一年,我将带领一个专门的、由政府、私人企业、研究人员、医生、患者和慈善机构共同参与的团体来筹集资产,协调‘孤岛’,并增加肿瘤社区每个成员对信息的获取……我们会鼓励主要的癌症中心达到空前的合作水平,这样我们就能了解更多关于癌症的知识并且知道如何预防……我们将帮助肿瘤界提高美国和全世界医生的交流,如此世界上最好的癌症中心所提供的治疗也可以应用于任何需要的人。”

 

最近在旧金山召开的JPMorgan Healthcare conference上,陈颂雄(Dr. Patrick Soon-Shiong,又名黄馨祥)推出了免疫疗法联盟计划(National Immunotherapy Coalition Initiative),准备在今后3年内招募2万患者参与针对20种癌症的复方免疫疗法临床试验,同时参与的公司有Amgen、Celgene等。该计划的目标是寻找毒性更低和更好地用于人体免疫系统的以对抗恶性肿瘤的疗法。而Cancer Moonshot 2020这个计划也是给拜登灵感的源头。

 

2015年11月,拜登和陈颂雄约见,正是在这次见面的时候陈颂雄指出“扩大基因测序,开发个体化肿瘤疫苗是战胜癌症的法宝。”所以此次“登月”计划会推动免疫治疗、靶向治疗和基因测序等技术的发展。

 

从Google X的纳米药片到机器学习药物发现平台Atomwise,硅谷的创业创新为登月计划提供了一些不同的解决方案

 

药品.jpg

 

药物发现公司Atomwise,是借助超级计算机、人工智能和专有算法来预测某种药物的潜在治愈率,从而帮助患者减少发现新药的成本和时间的创业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2012年,是孵化器Y Combinator下面的项目。大多数药物研究需要耗时几个月甚至数年之久,投入的资金达到数百万美元。Atomwise 利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让药物研究的成本降至数千美元,而且能在几天内完成。

 

目前Atomwise软件平台运行着IBM的蓝色基因/Q超级计算机,这使得他们可以完成很多任务,例如评估820万种化合物,并且在几天之内找到多发性硬化症可能的治疗方法。

 

Y Combinator在一年多以前开始招募生物技术领域的创业团队,现在已经推出了Ixchtel和Notable Labs,都是专注于某些药物对肿瘤细胞的影响方面。有很多硅谷或者以外的创业公司都在研究如何能以更强大的方式去进一步了解疾病并且解决它。YC支持的几个软件创业公司,比如Benchling和Transcriptic的平台可以帮助运行试验、存储和分析大量可以共享的信息。

 

4.png

 

像波士顿和圣地亚哥在生物技术领域也有很多研究和技术,他们其中的一些已经有了跨国合作项目。比如癌症体液活检公司Guardant Health,声称只需要两管血,他们就可以寻找到肿瘤组织脱落的细胞,并对肿瘤细胞进行测序,分析肿瘤细胞基因变异情况。在为患者避免组织活检的同时,为医生提供更加精准的治疗方案。

 

还有Flatiron Health,通过大数据分析为癌症的精准治疗提供帮助。Flatiron Health能抓取医患之间各阶段的交互数据。不管这些数据是多模态的,还是非结构化的,他们都可以利用这些数据使其可以与其他数以百万计患者数据进行比较分析,并将数据反馈给医生,这样就能够帮助医生提出更好的治疗方案。

 

创新当然少不了Alphabet(还是Google比较顺口)。Google X正在开发的药片(Nano Pills),旨在尽早地检查出危及生命的疾病,比如癌症和心脏病等等。这种药片研发背后的理念是:药片释放一组夹杂着抗体或其他蛋白的纳米粒子,其中的抗体或其他蛋白经调整跟全身疾病的某种生物标志物相适应。由于纳米粒子是经过磁化的,在通过循环的血液寻找那些生物标志物之后,它们可以被召回到一个特定的部位,提供查找的结果。然后,这些资料通过一款戴在手腕上的智能设备收集起来。

 

不过Google经常是“想法非常多且大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且不说Google的纳米粒子项目还只是在仿造人体四肢进行测试,前方最大的挑战还是来自监管。虽然Google曾表示纳米粒子与核磁共振及其他临床操作中使用的粒子类似,但由于Google药片需要应用在健康人体中,对其安全要求将会更加严格。

 

前年7月的时候GoogleX实验室启动了一个名为Baseline Study的项目。这项研究主要是通过收集很多的基因数据,探索在患病初期,人体是怎么运作的。Google最开始将收集差不多175个人的基因和分子信息,然后将会把样本扩大到数千人,并且在这些样本中投入大量的计算资源。然后通过大数据计算,找到每种疾病对应的生物标志物,而缺少这种生物标志物的人,就有患某一种病的可能。一旦Baseline可以定义这些生物标志物,研究人员们就可以检查出,人们是否缺乏它,然后帮助他们调整日常行为,或者研发出一个新的治疗方法。

 

上文提到的这些项目会不会加入到拜登的登月计划中还不得而知,不过技术的发展让我们知道癌症的治愈是可以被期待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生物技术 > 奥巴马发布攻克癌症的“登月计划”,志在5年内取得重大突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