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频道

探索创新和消费
有料有趣的创业交流平台

在医疗集团当职业化院长是怎样的体验?

对职业化院长而言,面向未来,选择重要的事情去做,同样需要有勇气或胆略。

有句格言说得好:“博学多闻的智者,总是温良谦逊;硕果累累的树枝;永远俯首躬身。” 

在4月18日当天的微信朋友圈,晓得了遵义一家莆系医疗集团旗下妇产医院姜院长结束了上班打卡后,终于决定辞职。我咂舌片刻,如电脑负荷运转终于死机重启,感悟医疗集团之间的用人差异不仅体现在职业上,更体现在价值观上。一个人再有本事也会在其圈子里,因与不同的人相处,本身就是一个又一个的价值观洼地。

究其原因:如今姜院长与其职位做切割的姿态,到底是在做给谁看呢?或许,辞职是给当时的自己囧境,装作温暖一下凉透了的内心罢了,觉得再说什么基本上都没卵用。对于现做事的职业院长来说,异见性的沉思不再,因为再激烈的情绪,也会过去。也许,姜院长服务於这家医疗集团医院,初看不会错,细看很冷酷。而这种冷酷,还是双重的:第一重,是院长都会直言自己只是个过客,不是归人,请老板不要对我抱有任何期待。第二重,是职场氛围冷冷地指出,理念认知和老板不对接,若心动就离开。姜院长如是说。由此来看,医疗集团职业化院长是一个什么样的体验?个中原因,总结起来非常繁杂。在此管窥一二以知倪端。

院长职业化态度更应该是“尽好这份责,做好这份事”。

医疗集团旗下医院职业化院长,专业素质、协调能力、职场历练、职业基因、人脉关系尽皆优秀,以真诚坦率的性格特点和光风霁月的行事风格,对一般人来说,是优点。作为一家医院领跑者,按理说,职业院长在民营医疗运营管理灵活机制中操盘起来,有益于医院发展和进步。然而,这种所谓的灵活机制本身是可怕的,事实上,不少声名卓著的职业管理院长,都有矛盾、复杂,甚至不堪的一面。为了满足虚荣、浮华的性格,特别是利用短平快的业绩提升的行为,令人在赞叹其才华的同时,也为人性的幽暗、多面而感叹。

鉴于莆系医院多采用直线职能型的管理方式,管理效率十分低下。尤其医疗集团旗下医院运营管理权限高度集中在大区总经理,旗下医院的总经理也只是个名义,实质为副总经理。首先,不少医疗质量和安全很差的民营医院比公立医院的最差医院还要差,主要是医院无法获得平稳型医疗专业人才和技术,又因此受到的监管也较少。其次, 医院的高管多身不由己,人格分裂。这种管理的原罪能够说明一个明显的缺陷问题,即总经理的“自欺”是医院发展路上的陷阱。所谓自欺,就是视而不见,拒绝承认现实对自己的威胁。 这种自欺如同麻醉剂,犹如令人不快的现状与让自身感到自在的假设相抵触,其落脚点还是心智心理层面的一个终极问题。 所以,解决“自欺”的问题,似乎不可能。

职业化院长多是在一种纠结和困惑兼顾的心情中来工作的,这种人性的优点往往会被总经理理解为执院的缺陷。显而易见,在潜规则蛮多的莆系医院,越来越让人相信,职业化院长对于莆系医疗来说,可能真没那么重要。  如果真重要,怎么会混得这么差?如果说职业化院长不该这么差,但却差了,那问题出在哪里?有谁敢去碰这些问题?谁能经得起这番追问?

事实上,无论一位职业化院长多么睿智、多么远见卓识,总是要受到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一旦确认某些事情没有继续做下去的必要,应该转向去做更有价值的事情。因此,能在这种职场环境中“洁身自好”的人难能可贵,这里的“自好”,不仅是说个人的职业操守和品质,而是置身杂草丛中,能作出最明智的判断和选择,甚至不惜在思想上与他人分道扬镳,以至职途停滞或离开,即便这种离开无解,也无语。

如今是一个合作共赢的时代,小合作要放下自我,彼此尊重;大合作要放下利益,彼此平衡;长久的合作要放下性格,彼此成就。彼此诚挚,才是生存之道。职场如此,事业亦如此!

对职业化院长而言,面向未来,选择重要的事情去做,同样需要有勇气或胆略。对整个医院的存在价值、人才队伍开发和短期绩效或成果,都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说白了,职业化院长其自然生发的志趣和医院业绩目标之间不存在摩擦,是根据自身的能力和兴趣去和职场匹配,这不是故意地反其道而行之,而是在创新医疗服务的时代里的必选动作。

我倒认为,支撑职业化院长这份工作的,更应该是  “尽好这份责,做好这份事”的职业态度。尽管 原先的那些雄心壮志、渴望价值观的好奇心荡然无存。也宜 合则留,不合则去,聚散两欢喜,才是应该鼓励的态度。因为理想与现实总是如此的脱节, 懂得,不必说;不懂,何必说。 无法选择职场在何处启程,却可以选择于何处结尾。

职业化院长应由复合型人才担当

众所周知, 院长层也分有几个类型。管理型(又称管家型。多为女性和有公立医院院长职业经验者);业务型(又称专家型。多为男性);经营型(擅于医疗市场宣传和渠道关系营销者);复合型(懂业务、懂管理、懂经营、有创新精神)。而职业院长职位应由复合型担任,副职则由管理型、专家型、经营型担任。从目前民营医疗现状来看,莆系医疗老板仍处于偏好聘请缺乏民营工作经验,却有公立医院背景的院长来任正职管理,其结果由于官办医院思维偏重,观念落后,管理僵化,不懂经营,业绩总做不上去。 缘由不外乎对民营医疗带有功利色彩的运营业绩方法感到生疏,甚至连一些运营管理的技能,也不知其所以然。

首先,职业化院长一个巨大的责任就是职责,除了具备丰富的职业经历,敏锐的观察力这些功底综合条件外,至少在职业管理过程中,对医疗服务质量与安全的细节百般缱绻相反,如此才能成全一个职业管理者的冷峭与神秘。其次,职业化院长应该清楚 职业当以经验为矛、专业为盾。

对一个想做事的院长来说,职业化出人头地的元素就是六个字:通道、性格、勤奋。也就是说,最适宜的时刻就是诚挚情感交流至上,心情欣慰令人自信倍增。建立诚信是互动共赢关系的基础,非常诚挚的责任感有益于目标的实现,这是做院级管理的第一步。实际上,多问自己什么是希望该了解到的?又能得到了什么重要的启示。当职业化可以控制自我方向的时候,就必须要承担责任。靠自己的努力提升自己引以自豪,但提升本身只有相对而言,淋漓尽致发挥能力才是激情浪漫的。

职业化管理虽说甘苦自知,但起码应该保持一个职业管理者的独立,不只独立于职责操守,也独立于总经理与员工的八卦心。没必要给自己造成那种又向往又抗拒的复杂心情,而是以一种微妙的心态秉性成就着自己口碑相传的影响力, 抑或隐逸又或离去都需要处理得干干净净。

职业化院长降低自身需求,发现自己需要的不多,就会越加释怀。这种释怀就是学会复盘自己:  认真对待在民营医院职场走过的路,才是一条不虚伪的路。 因为庸常职场的平凡窘迫才是问题,这种问题就在于缺失更有质感的职场价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政策趋势 > 在医疗集团当职业化院长是怎样的体验?

相关推荐

评论